2017/03/12


踏出醫院的急診室,
心裡還有種不踏實的感覺.
兩個孩子的出生都在凌晨,
經歷完生產的震撼後,
都踏在這個靜得不像話的台北街頭.
感覺非常地似曾相似.
是的,三年半前也有過類似的心情.

雖然晴天出生的時候,
已經經歷過一次這樣的感受.
但是一個血脈相連,
你會用一輩子愛他的人,
誕生到這個世界上,
還是有種"真的是這樣嗎"的那種感覺.

但這次可以很肯定地說"會的,的確就是這樣的"

阿財,
歡迎到這世界來.

幸運的你,
有可愛的姊姊,
漂亮溫柔的媽媽,
很好玩的爸爸,
還有忠實的夥伴叫豬頭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Camera: Leica R6.2
Lens: Leica % Summicron 50mm
Film: Ilford Delta 3200
Developing: Tmax (1+4) 8:30 min at 20C
Enlarger: Leitz Forcomat IIc with Leica 60mm focotar 1:4.5 
Paper: Ilford Multigrade WT FB Fiber 

2016/02/16

W6 2016 撈魚

竹蜻蜓
竹蜻蜓 2016羅山林道

夜市裡人擠人,各式各樣的味道交融,還有不同種聲音扭絞在一起的環境,是台灣最具生命力的一個象徵,也是我以前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。
一條短短的街弄可以找到印度人賣烤餅,土耳其人賣冰淇淋,還有各種臭豆腐,鹹酥雞等炸物,烤物,滷味,衣服,生活小物,遊戲等等各式東西毫無不適融合在一起的地方。全部都有,全部不奇怪,這就是我們的台灣特色。

各種夜市遊戲裡,撈金魚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一種。

一個不鏽鋼,20公分高的水槽裡,放著大大小小的魚,老闆坐在魚缸後嘴叼著煙吆喝,手不停歇地把宣紙糊在竹框上。10元可以買到3張紙糊的網子,還有把水槽裡最大最漂亮的那隻魚撈回家的夢想。
不過這一個童年回憶好像消失在台北的夜市中好一段時間了。
直到上週和lata&旺妹到新竹城隍廟旁的夜市,又看到了撈金魚的攤位。

相較於我這個撈魚老手,旺妹從沒這樣子撈過魚,更讓我驚訝的是lata也沒有在夜市撈過漁。馬上跟老闆買了四張網子,手裡接過網子,發現已經是用塑膠的了,有一點不稱手。
心想,沒關係,武林高手拿掃把也是武林高手,我心裡高喊著。

"天天,你要哪一隻,爸爸撈給你。紅的,黑的,還是白的?"

拉開外套,捲起袖子,力馬坐在板凳上準備開始撈金魚。
不過天天倒是看到那麼多金魚看傻了,
多問了一次他要哪一隻,
他才指了一隻在邊邊扭來扭去的橘色小金魚。

網子斜斜的切入水中,把小金魚趕到水槽邊,靠著網子邊框的力量,把那隻肚子大大的小金漁撈了起來,放進了塑膠小臉盆裡。

"天天,給你,你的金魚"

老爸故作COOL樣,不過小女孩臉上依舊漾起了大大的笑容。

哈,有種把妹的fu。

不過這隻金魚也的確是我們那天的唯一一隻。
其他3張網,都讓天天和lata當學費繳給老闆了。

因為沒有要帶走那隻扭扭金魚,
老闆讓我們挑一樣玩具帶走,
我們挑了一樣是我小時候喜歡的玩具。

真是趟老爸童年夜市回憶之旅~~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amera: Sony A7
Lens: Zeiss 45/2.8 Tessar 
Modify: Light Room




2016/02/06

W5 2016 姊妹淘

火旺與她的姐妹淘
姊妹淘 2015 台北

和天天一起長大的朋友,
繼續記錄下去,
看看這些個小女孩會有怎樣的變化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amera: Leica M6
Lens: Leica 35mm Summicron
Film: Kodak Tri-X 400
Developing: D-76 (1+1), 8.5 min
Enlarger: Leitz Forcomat IIc
Paper: Ilford Warmtone RC

2016/01/30

W4 2016 The Night

The Night 2014 立法院 Taipei 

那段時間的立法院,
從現在這個時間點來看,
不僅僅改變了當前國會的組成,
也讓"國民黨不倒,台灣不會好"不再只是口號,而是一個進行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Camera: Rolleiflex SL35
Lens: Rollei Schneider-Kreuznach SL-Angulon 2,8/35mm  
Film: Agfa 400 push two stops
Developer: 全彩現象
Scan: 全彩現象
Modify: Light Room 

2016/01/23

W3 2015 好朋友

好朋友 Good Friends
好朋友 2015 福山 台灣

我對我人生的第一個朋友的樣子已經有點模糊了。

約莫還記得那是在小學1,2年級的時候,
那時候我月考成績大多是倒數第二名,37名;
而我的好朋友比我多一名,38名。
我倆為啥會成為好朋友我已經不記得了,
現在依稀記得的是他姓簡。

下課儘管只有10分鐘,我們總是衝到沙坑裡玩沙,
堆我們想像中的城堡和火山。
儘管下次下課來這火山或城堡可能已經被其他小朋友踹倒,
或是被躲避球打爛,
我們也是不以為意,一個拿鏟子,一個拿水桶繼續我們的任務。

陳火旺小朋友前一陣子會用"我要xxx"來造句子,
舉凡我要媽媽,我要水,我要小翊(照片上的另一位女孩),我要阿基兜(龍貓主題曲)等等。
前兩天,
他一個人在玩沙的時候,
突然抬起頭看著我說:

"我要朋友"。

我心裡一緊,
蹲下給他抱了抱。

在此幫陳火旺小妹妹記錄一下,
她人生中第一次自己稱之為朋友的是坐在畫面右手邊的這位小妹妹。
他可以說是穿這位小朋友的衣服,
玩這位小朋友的玩具長大的。
有一段時間,
火旺嘴裡念的,心理盼的,都是和這位小朋友一起去玩。
雖然兩歲的她們,所謂的玩都是以吵架大哭收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Camera: Rolleiflex 3.5F
Lens: Carl Zeiss Planar
Film: Kodak TMAX-400
Developing: D-76 (1+1), 11 min
Enlarger: Leitz Forcomat IIc with 100 mm V-Elmar
Paper: Ilford Warmtone RC

2016/01/16

W2 2016 Suzuki

Suzuki on the Mountain trail
Suzuki 2015   Forest  Trail 730, Taiwan 

我有一點點戀物癖。

我喜歡堅固,
在紙面設計時就被定義為可以長久使用的東西。
在買東西的時候,也會思索這東西我是否可以使用上10?
如果不行,
我又非買這東西不可的時候(如手機,電腦,數位相機之類的)
我則會思索他們壞掉之後,會以什麼樣子的方式進入輪迴。
這些東西曾經是我們生命中的好夥伴,
我們在這東西不能使用之後,
我們該怎麼處理這些東西,
好像就變成不是我們感興趣的事情了。

想想,我們剛拿到這些新東西的時候是何等的興奮,
使用這些東西時是如何的讚嘆,對比他們壞了之後,
就把他們送到回收場,或是直接丟到垃圾桶,
我們對於身邊的工具還真是薄情阿 :D

這是一台在林道上的機車,很可能在林道上故障之後,
就被使用者遺棄在這裡跟萬物同朽。
藤蔓爬滿所有的機件,鏽斑也慢慢吃掉他的原有的烤漆,
過個幾年這些鏽也會漸漸吃掉金屬。
我覺得這樣的輪迴方式,對比在台北街頭煙灰塵,
被貼上回收貼紙,然後送到回收場拆解回收,
好像多了一點時間,藤蔓,鏽斑所帶來的美感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Camera: Rollei SL35
Lens: Schneider-Kreuznach Rollei SL-Angulon 35mm f/2.8
Film: Bergger BRF 400
Developing: D-76 (1+1), 11 min
Enlarger: Leitz Forcomat IIc with Leica V-Elmar 100mm 1:4.5 
Paper: Ilford Multigrade FB Fiber 

2016/01/09

W1 2016 漂流

_
海上信仰 小琉球  2014 

2015換了工作搬了家之後,我和lata常會互開玩笑我們倆是不是遊牧民族,
要不怎麼會在每一個地方待一待就會想離開。
想想其實沒錯,我倆就是個遊牧民族。 
游牧民族之所以遷徙,不過就是逐水草而居,
哪裡適合生活就往哪裡移動,完全是務實的生活導向,
整個家具,生活型態也就朝這樣的生活方式演化。

我們也是這樣。

離開上一個工作,離開上一個城市,
也是發現自己在那樣的環境不舒服。
既然不舒服,
就該積極找適合自己,讓自己舒服的地方。

就是個打包家當,把小孩裝上車,帶著豬頭,
找尋適合自己的水草罷了。

這張照片是在2014年出去小琉球的時候拍攝的。
小琉球人這個海上的民族,
在很多地方感覺起來都和我們不一樣。
尤其在信仰上,他們比我們更虔誠。
或許這是人性在面對更無法預測的自然時,
更能理解人類力量的渺小,
對於萬物更加尊敬。

照片中的人,
在大雨將至的黃昏,
把帆布拉上,保護剛剛由卡車運來的紙錢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Technical Info 
Camera: Leica M6
Lens: Leica Summicron PreA